你好,欢迎来到智飞法律网
侦查阶段刑事拘留国家赔偿责任承担的条件及其适用
来源:网络发布日期:2018.11.09

智飞法律网——让人人尊享法律服务


关于刑事赔偿中涉及的侦查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违法、错误采取拘留措施,侵犯受害人人身权的,1994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是:对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错误拘留的。


2010年42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 span="">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决定》将第十五条改为第十七条,修改为: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新的《国家赔偿法》将刑事赔偿中侦查机关的赔偿事由由以前的“错误拘留” 修改为“违法拘留”和“超期拘留”。从文义上理解,在合法拘留,其后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下,受害人要取得赔偿的权利,还必须满足拘留超过羁押期限的条件。合法拘留如果没有超过期限,即使后来终止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人也不具有获得赔偿的权利。


有人认为,新《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没有规定合法羁押且未超过期限的国家赔偿问题,但也没有明确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受害人不具有获得赔偿的权利,故从最大程度保护受害人合法权益的角度理解,应支持其赔偿请求。笔者认为上述理解曲解了法律规定。《国家赔偿法》的修改,主要是考虑到诸如在突发事件、群体事件和严重打砸抢烧事件等紧急状态下,司法机关出于不轻易放过一个罪犯(嫌疑人)的考虑,往往是先采取强制措施,然后通过侦查手段予以排除,在这种情况下,法律给于侦查机关在合理羁押期限内的国家赔偿豁免权。当然,如果超过拘留期限形成超期羁押,则失去了正当性,对受害人的人身权利产生侵害,应当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司法实践中,大多数侵害公民人身权的刑事拘留发生在非紧急状态下。这使得“紧急状态”的假设缺乏实践基础,成为侦查机关逃避国家赔偿责任的借口,所以上述规定出台后,理论界及司法实践中均存有较大争议。但是法律既然规定了,在其修改前,仍是我们处理这类问题的依据。


对于“超期拘留”,应该不存有理解上的难度,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合法拘留期限为七天,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逮捕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加上提请批捕的时间,也即在特别情形下,侦查机关将有最长达37天的合法拘留国家赔偿豁免期。只要侦查机关办理了延期手续且未超出相关期限,则不必承担国家赔偿责任,但如果没有办理延期手续继续羁押或者虽然办理了延期手续,但实际羁押期限超过了批准期限,均构成超期羁押,应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对于“违法拘留”应如何理解,两高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对公民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后终止追究刑事责任,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规定的违法刑事拘留:(一)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采取拘留措施的;(二)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采取拘留措施的;(三)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


两高在20161月公布了8个刑事国家赔偿典型案例,其中案例六,即陈伟国、刘钱德申请桐庐县公安局违法刑事拘留国家赔偿案中认为,“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在审查判断刑事拘留决定是否违法时,既要对办案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程序是否合法进行审查,也要对采取该强制措施的条件是否合法进行实质审查。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可以先行拘留。本案中,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经实质审查,认为陈伟国、刘钱德不属于现行犯或重大嫌疑分子,桐庐县公安局将陈伟国、刘钱德刑事拘留主要证据不足,该刑事拘留决定违反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据此,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该案中的拘留违反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


《国家赔偿法》两次修改后,仍然有个别法院赔偿委员会以“错误拘留”为由支持受害人的赔偿请求的,例如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请求人张传珍违法刑事拘留国家赔偿决定书((2014)信中法委赔字第3号)。该案也可以以不符合条件的违法拘留为由决定由赔偿义务机关承担国家赔偿责任,但该案作出决定的依据是《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却未指出赔偿义务机关“违法拘留”的表现;北京市二中院赔偿委员会做出的何祖华违法刑事拘留国家赔偿决定书,则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认为侦查机关不存在“违法拘留”和“超期拘留”的情形,维持了侦查机关及其上级机关做出的不予赔偿的决定意见。


另外,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确定了后置吸收赔偿原则,根据上述规定及两高司法解释第十一条,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又采取逮捕措施,国家承担赔偿责任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附录:  

 

两高公布的刑事国家赔偿案例6


   1、陈伟国、刘钱德申请桐庐县公安局违法刑事拘留国家赔偿案


  (一)案情摘要


  2010101日晚,原浙江省桐庐县金大笔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永平因行车问题,在其公司大门口与桐庐县分水镇胡群力等人发生纠纷。双方因口角不合,从言语争执发展到肢体冲突。杨永平叫来员工叶林华、陈伟国、刘钱德等人,对胡群力等人进行滋事殴打。经鉴定,胡群力等人被殴打致轻伤、轻微伤不等。2010102日,陈伟国、刘钱德因涉嫌殴打他人被传唤至桐庐县公安局分水派出所。103日,桐庐县公安局将杨永平等人寻衅滋事行为刑事立案,并于同日决定对陈伟国、刘钱德刑事拘留。2010106日,桐庐县公安局在进一步侦查后,以证据不足为由解除对陈伟国、刘钱德的刑事强制措施,并撤销对二人的刑事立案。


  (二)处理结果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规定,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要件为:“(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据此规定,情节恶劣的殴打他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注:修正后为第八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可以先行刑事拘留,即先行拘留须以被拘留人系现行犯或重大嫌疑分子为前提。本案中,陈伟国、刘钱德不属于上述情形,因而桐庐县公安局将陈伟国、刘钱德刑事拘留主要证据不足,该刑事拘留决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决定:一、分别撤销赔偿义务机关桐庐县公安局的刑事赔偿决定和杭州市公安局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二、赔偿义务机关桐庐县公安局赔偿侵犯陈伟国、刘钱德人身自由权4天的赔偿金。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关于违法刑事拘留审查判断标准的国家赔偿案件。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在审查判断刑事拘留决定是否违法时,既要对办案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程序是否合法进行审查,也要对采取该强制措施的条件是否合法进行实质审查。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可以先行拘留。本案中,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经实质审查,认为陈伟国、刘钱德不属于现行犯或重大嫌疑分子,桐庐县公安局将陈伟国、刘钱德刑事拘留主要证据不足,该刑事拘留决定违反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据此,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2、赔偿请求人张传珍违法刑事拘留国家赔偿决定书


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国家赔偿决定书(2014)信中法委赔字第3

赔偿请求人:张传珍,女,1950215日出生,汉族,住信阳市浉河区吴家店镇杨河村48号。

赔偿义务机关: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原信阳市公安局第二分局)。

法定代表人:胡宪成,分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龙,分局民警。

委托代理人:杨洲银,分局民警。

复议机关:信阳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陈洪杰,局长。

委托代理人:罗阳,该局民警。


赔偿请求人张传珍因违法刑事拘留赔偿申请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国家赔偿一案,不服赔偿义务机关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和复议机关信阳市公安局不予赔偿决定,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对于张传珍申请的国家赔偿请求, 2013826日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作出信浉公刑不赔字(2013)第01号不予刑事赔偿决定,认为张传珍的赔偿请求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决定不予赔偿。2013109日复议机关信阳市公安局作出信公赔复字第[2013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以同样的事由维持了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不予刑事赔偿决定。


赔偿请求人张传珍认为,2012111日,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因其上访反映问题,涉嫌敲诈勒索犯罪被拘留37日。2012127日,信阳市浉河区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对其监视居住174日,共限制人身自由211日。根据法律规定,赔偿义务机关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应赔偿其各项损失113278.7元[其中人身自由42345.69元(200.69×211日),医疗费6440.11元,误工费2552.9元,护理费2100元,营养费420元(14日×30/日),住院伙食补助费420元(14日×30/日),交通费9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

本案经质证,争议的焦点表现在:

(一)赔偿义务机关对张传珍的拘留是否违法;

(二)张传珍的赔偿请求能否得到支持。


针对争议的焦点,赔偿义务机关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认为,张传珍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育多名子女,后被村委会取消了责任田承包,其以此为由多次赴省、赴京上访要挟,多次向吴家店镇政府索要其因未分责任田造成的损失等30万元(未遂),为其建造五间房、赔偿邻里纠纷被哄抢的财务损失95万元(未遂),期间又要挟吴家店镇政府索要其及家人的住房,上访住宿、车费、生活等共计25300元。张传珍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4条之规定,涉嫌敲诈勒索罪。我局依法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程序合法、决定正确、于法有据,不存在赔偿。


张传珍为证实其有损失,提交的票据有:许昌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收费票据复印件6172.11元、门诊收费票据复印件243元、费用汇总清单复印件,显示住院14,花费6172.11元。张传珍称,原件交到民政所报销用了。提供有交通票据、手机话费票据等请求9000元。张称,是其被拘留后,子女从各个地方回来看他产生的费用。


经审理查明,2012822日,信阳市浉河区吴家店镇人民政府以张传珍因责任田问题上访要挟镇政府为由向信阳市公安局第二分局报案,2012111日信阳市公安局第二分局以张传珍涉嫌敲诈勒索立案,同日作出浉公刑拘字[20126018号拘留证,对其执行拘留。2012121日信阳市公安局第二分局向信阳市浉河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捕,2012127日信阳市浉河区人民检察院以其涉嫌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作出检不予批捕[2012123号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书。2012127日,信阳市公安局第二分局向张传珍送达释放通知书,同日作出公刑监字[20126002号监视居住决定书,在张传珍居住地监视居住。2013531日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作出浉公(浉)解监字[20130001号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决定予以解除监视居住。


2013年624日,张传珍向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提出刑事赔偿申请,2013826日,该局作出信浉公刑不赔字(2013)第01号不予刑事赔偿决定书,决定不予赔偿。2013828日,张传珍向信阳市公安局申请复议,2013109日,信阳市公安局作出信公赔复字[2013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维持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信浉公刑不赔字(2013)第01号不予刑事赔偿决定。

上述事实,有拘留证、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书、释放通知书、监视居住决定书、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不予刑事赔偿决定书、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等证据证实。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赔偿请求人张传珍被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以涉嫌敲诈勒索拘留后,信阳市浉河区人民检察院以其涉嫌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作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之后变更强制拘留措施为监视居住而释放,解除监视居住后对张传珍未采取新的追诉措施,应当认定公安机关已经终止追究张传珍的刑事责任。张传珍被错误刑事拘留的事实已经得到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规定: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受害人有权获得赔偿的权利。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于2012111日对赔偿请求人作出刑事拘留决定,同年127日监视居住,共限制赔偿请求人人身自由37日,应依法予以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2014年作出国家赔偿对侵犯人身自由权每日的赔偿金应为200.69元,赔偿金额为7425.53元(37日×200.69/日=7425.53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之一,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应当注意体现法律规定的“抚慰”性质,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根据张传珍被羁押的时间、工作生活所受到的影响、结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及平均生活水平,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000元。因国家赔偿系法定赔偿,赔偿项目、赔偿方式、赔偿数额等均由国家赔偿法明文规定。对张传珍提出的其他赔偿请求,因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三项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如下:

一、撤销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信浉公刑不赔字(2013)第01号不予刑事赔偿决定和信阳市公安局信公赔复字[201303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

二、赔偿义务机关信阳市公安局浉河分局支付赔偿请求人张传珍人身自由赔偿金7425.5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

三、驳回赔偿请求人张传珍的其他赔偿请求。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八日

 

       3、何祖华违法刑事拘留国家赔偿决定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

(2016)京02委赔6

赔偿请求人:何祖X,,19601228日出生。

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39号。

法定代表人:张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牟铁柱。

委托代理人:潘京晶。

复议机关:北京市公安局,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法定代表人:王小洪,局长。


何祖X因违法刑事拘留申请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以下简称西城分局)国家赔偿一案,何祖X不服北京市公安局(以下简称市公安局)所作京公赔复字(2015)52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本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何祖X2015813日向西城分局提出赔偿申请,认为西城分局对其非法适用强制措施,应依法追究西城分局的法律责任,按照国家规定给予何祖X精神损失赔偿50000,按照2015年国家赔偿标准给予何祖X被非法羁押37天的赔偿金8129.64,给予何祖X因非法羁押而聘请原籍律师的律师费和家人陪同律师来京往返差旅费等经济损失7000元。西城分局于20151012日作出京公西赔字(2015)13号《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该局对何祖X适用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第八十九条之规定,行为合法,何祖X提出的因其被西城分局非法适用强制措施而要求经济赔偿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以下简称《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对何祖X的赔偿请求不予赔偿。何祖X不服,20151123日向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市公安局于2016120日作出京公赔复字(2015)52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认为西城分局依法对何祖X刑事拘留并延长拘留期限并无不当,依法不属于《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应予赔偿的情形,何祖X的复议请求及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故市公安局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维持了西城分局作出的京公西赔字(2015)13号《国家赔偿决定书》。


何祖X不服上述《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2016223日向本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何祖X:申请人于2013518日上午同几名朋友前往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开幕式游览参观。下地铁出站后不久,被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的执勤警察带到公交车上,送往久敬庄接济站。久敬庄接济站警察认为申请人等人没有违法行为,不予接收,故又送将申请人等人送回园博园,因时间已接近闭园,申请人等人未进入园博园就返回住地了,期间没有发生任何违法行为。2013519日上午,北京市治安总队工作人员在北京南站将申请人和朋友周历一起强行带到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右安门派出所接受盘问,当日就以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将申请人刑事拘留,羁押于西城区看守所。后因证据不足,检察院不批准逮捕,西城分局于2013625日对申请人取保候审。2014625,西城分局解除对申请人的取保候审。申请人认为西城分局没有证据证明申请人在园博园有任何违法的具体行为,故要求西城分局给予赔偿。综上,请求法院赔偿委员会依法撤销京公西赔字(2015)13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和京公赔复字(2015)52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判令西城分局按照2015年国家赔偿标准对赔偿请求人被非法羁押37天进行刑事赔偿,支付赔偿金8129.64;判令西城分局以书面形式向申请人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经审理查明,2013519,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以下简称丰台分局)依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的规定,以何祖X2013518日涉嫌在第九届中国(北京)国际园林博览会开幕式上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为由,决定对何祖X刑事拘留。后丰台分局将该案移交西城分局审查。2013522,西城分局依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将何祖X的刑事拘留期限延长至30日。2013625,因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批准逮捕何祖X,西城分局将何祖X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2014625,因期限届满,西城分局对何祖X解除取保候审。

上述事实有拘留证、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书、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对何祖X的讯问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项的规定,行使侦查职权的机关在行使职权时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或者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但是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本案中双方的争议焦点为,西城分局对何祖X是否存在违法拘留的情形。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丰台分局对何祖X实施刑事拘留措施系因其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后该案移交西城分局审查。西城分局依据查明的事实,认定何祖X存在结伙作案的嫌疑,据此延长其拘留期限,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案从公安机关立案到决定刑事拘留再到延长拘留期限均履行了相关法定程序,有相应的法律手续,不存在违法拘留和拘留超过法定期限的情形。故何祖X申请国家赔偿没有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对其所提赔偿请求,本委不能予以支持。综上,西城分局决定对何祖X不予赔偿,市公安局复议予以维持是正确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项的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北京市公安局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日作出的京公赔复字(2015)52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日

 





发布百科律师介绍:
  唐绍奎(海军上校)资深专职律师,中共党员,毕业于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履职经历丰富,知识结构多元,法学理论功底深厚。  执业以来,承办了大量的诉讼案件及部分非诉法律业务。为政府机关、公司企业顾问单位及个人提供了优质的法律服务,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和一致好评。  熟悉的业务领域包括:合同审查及公司法律事务、债权债务纠纷、工程及房地产纠纷、侵权纠纷、交通事故纠纷、劳动争议纠纷、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等民商事法律事务和刑事辩护、行政诉讼及常年法律顾问等。...详情>>
擅长领域:
  • 常年顾问
  • 工程建筑
  • 婚姻家庭
  • 债权债务
  • 房产纠纷
  • 交通事故
  • 人身损害
  • 民事诉讼
  • 刑事辩护
  • 公司犯罪
  • 行政诉讼
  • 抵押担保
  • 借贷融资
  • 合同审查
  • 合同纠纷
咨询内容
唐绍奎律师
唐绍奎律师
  • 常年顾问
  • 工程建筑
  • 婚姻家庭
  • 债权债务
法律咨询
  • 所在地区:辽宁-大连市
  • 手  机:13387859698
  • Q Q号码:1594900291
  • 执业证号:12102201010239546
  • 执业机构:北京大成(大连) 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沙河口区体坛路22号诺德大厦29层
关注唐绍奎律师微网站
唐绍奎律师微网站

微信号:

扫一扫,马上尊享私人法律顾问服务
免责声明:智飞法律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法律相关知识为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核实后会给与处理
智飞法律网——让人人尊享法律服务!全国客服热线:4006-186-116